GPT新闻 新闻 ChatGPT掀起新浪潮,“AI焦虑”蔓延全球?

ChatGPT掀起新浪潮,“AI焦虑”蔓延全球?

曹宇在上海一家媒体担任英文报道编辑,平时的工作涉及将一些有意思的中文报道翻译成英文。翻译软件一直有,但机器翻译的结果经常是生硬且不准确的。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出现改变了一切,可能是因为AI学习了很多语料,它对上下文的掌握非常好,“有一…

曹宇在上海一家媒体担任英文报道编辑,平时的工作涉及将一些有意思的中文报道翻译成英文。翻译软件一直有,但机器翻译的结果经常是生硬且不准确的。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出现改变了一切,可能是因为AI学习了很多语料,它对上下文的掌握非常好,“有一篇文章里有一些诗歌,ChatGPT也能翻出一篇可以押韵的英文诗,非常厉害。”

不仅是中翻英,从事国际新闻报道的编辑,去年她还在招募实习生翻译英文资料,但今年已经很久没有给这些实习生指派任务了,“因为AI翻译越来越准确了。”

语言翻译是最容易受人工智能冲击的工作任务,而ChatGPT带来的生成式人工智能风潮,对一直被认为难以取代的创意类工作带来了巨大影响。今年早些时候,某游戏美术外包公司的技术总监透露,其所在公司已经裁掉了一半原画师。“有的小伙伴已经开始睡不着觉了。”领导制图团队的某媒体总监告诉澎湃科技。

这种情绪的蔓延越来越广泛。在拥有超过500万程序员的印度,来自该国中部的工程师新人帕拉什·哈德(Palash Hade)已开始整夜失眠;在伦敦,从事公关工作的克莱尔(Claire)对职业生涯的未来感到担忧。除了普通人,一些功成名就的明星也在担心,如果他们的歌曲可以轻易被人工智能模型创作出来,那么他们未来还有什么价值。这股波及全球的焦虑情绪,英国媒体BBC近日称之为“AI焦虑(AI anxiety)。

印度程序员担心找不到工作

据BBC报道,克莱尔在伦敦一家大型咨询公司从事公关工作六年,34岁的她一直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且薪酬丰厚,但在过去几个月里,她开始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担忧。

“我不认为我正在制作的作品的质量,可以由一台机器来匹配。”克莱尔说,为了保护隐私她拒绝公开姓氏。 “但与此同时,我对ChatGPT变得如此复杂的速度感到惊讶。再过几年,我完全可以想象一个机器人能像我一样完成我的工作。我不敢去想,这对我的就业能力意味着什么。”

今年3月,高盛发布了一份报告,称人工智能可以取代相当于3亿个全职工作的岗位。去年,普华永道的年度全球劳动力调查显示,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,他们担心自己的角色在三年内被技术取代。

这个问题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印度来说更加严峻,比如软件工作的就业机会将减少。

据彭博社报道,印度的外包公司为华尔街银行、硅谷科技巨头、世界最大的航空公司和零售商等全球客户建立软件系统。一直以来,他们对人才如此渴望,甚至不介意工程师的背景是学化学或采矿的。

今年,印度(和亚洲)最大的外包商塔塔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计划在校园招聘46000人,但最近一段时间,有关生成式人工智能和ChatGPT的话题开始主导其和客户的对话。

Tech Mahindra公司首席执行官、在IT服务行业工作40年的资深人士CP·古尔纳尼(CP Gurnani)说,由于先进的人工智能,变革正在快速到来。上周在海德拉巴理工学院的一次客座讲座上,他发现学生们很担心。

班加罗尔21岁的工程系学生薛达·库尔卡尼(Shraddha Kulkarni)一直在积极使用ChatGPT,她说,不依靠人工智能协助的编程将消失,许多入门级的编程工作可能在五年内被消灭。在今年的校园招聘会上,库尔卡尼被一家全球公司的技术部门选中。她说,明年的招聘会有什么变化就说不准了。

年轻人似乎对趋势更加敏感。ChatGPT火热不久后,上述媒体制图部门的负责人对澎湃科技表示,团队内一些关心新技术的年轻同事,表现出了焦躁不安的情绪,同时又混杂着对技术改变未来的兴奋感。

不要让焦虑的伤害超过AI的伤害

职业教练和人力资源专家告诉BBC,虽然有些焦虑可能是有道理的,但员工需要关注他们可以控制的事情。与其担心自己的工作可能会被机器抢走,不如投资于学习如何与技术一起工作。专家们补充说,如果他们将其视为一种资源而不是威胁,就可以使自己对潜在雇主更有价值,并且不会感到焦虑。

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职业指导师兼讲师卡罗琳·蒙特罗斯(Carolyn Montrose)承认,技术创新和变革的步伐可能令人恐惧。 “对AI的影响感到焦虑是正常的,因为它的演变是流动的,并且有许多未知的应用因素。”她说。

但是,普华永道的研究员斯科特·利肯斯(Scott Likens)认为, “技术进步向我们表明,技术具有自动化或简化工作流程的潜力。然而,凭借正确的技能组合,个人通常能够随着技术进步而进步。”他说, “为了减少对快速采用AI的焦虑,员工必须投入这项技术。教育和培训是帮助员工了解AI及其特定作用并发展新技能的关键。”

蒙特罗斯补充说, “如果人们只是感到焦虑而不是采取行动来提高自己的技能,那焦虑对他们的伤害将超过人工智能产生的伤害。”

事实上,并不是所有人都沉迷于焦虑。一位喜欢撰写高科技下反乌托邦故事的科幻作家告诉澎湃科技:“我们平时苦于工作中一些琐碎、重复的事情,这些事情可能真的可以通过AI解决,而且我们可以解放出一些生产力去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。”

资深媒体人李菁也有相似的感受,在她看来,现在这个时刻有点像此前媒体“遭遇”互联网的时候,后来就有了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媒体的分野,最后可能传统媒体慢慢消失了。未来可能会分为用AI的媒体和不用AI的媒体,而AI可能会超越互联网所能带来的影响。

“遇事不决,ChatGPT。”一位经常面对各种育儿困扰的新手妈妈则更为乐观,她发现自己的很多困扰好像都可以在ChatGPT那里得到帮助,甚至它真的可以给人充满“人味”的交流感。

“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遇到对行业的颠覆——从自动化制造到电子商务和零售——我们已经找到了适应的方法。”利肯斯说,过去的新发展带来了很多好处,技术变革一直是社会进步的关键因素。

从“PPT女工”到“AI饲养员”

由于媒体高度关注甚至放大生成式人工智能带来的影响,对AI接管人类工作的担忧也可能被夸大了。

美国犹他州杨百翰大学社会学教授埃里克·达林(Eric Dahlin)2022年底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,机器人不仅没有以大多数人认为的速度取代人类,而且有些人还错误地理解了自动化工具的接管速度。“总的来说,我们对机器人接管的看法被大大夸大了。那些没有失业的人高估了大约两倍,而那些失业的人高估了大约三倍。”达林在介绍他的研究时说。

与此同时,并非所有人都被人工智能削弱了优势。以音乐为例,AI工具可以使音乐制作民主化,这对业余创作者来说也是一种恩惠。MIDiA Research的音乐行业分析师兼顾问塔蒂亚娜·西里萨诺(Tatiana Cirisano)告诉《连线》,人们可能会使用AI来娱乐,而不是与训练有素的音乐专业人士竞争,但他们的作品可能仍然会在市场上蔓延。“Spotify将成为大量消费者创作的音乐与其他音乐混合在一起的地方。”她说。

安永公司负责人力咨询服务业务的斯蒂芬妮·科尔曼(Stefanie Coleman)也指出,不应该期望未来的劳动力是“二元的”。换句话说,人类和机器人的结合将永远存在。

“通过执行机器人无法完成的重要工作,人类将始终在商业中发挥作用。这种工作通常需要与生俱来的人类素质,例如建立关系、创造力和情商。”她说,“与机器相比,认识到人作为劳动力的独特价值,是解决围绕这个话题的恐惧的重要一步。”

“我自己感觉只是人的职业在变化。”经历了最初失去价值感的焦虑后,制图工作者白黎现在已经能将积极与消极的面向总结起来看,“比如很多年前可能需要我们在农田里务农,工业时代变成流水线女工,到现在变成‘PPT女工’。未来可能就变成为AI工作的工人,是‘喂它东西的饲养员’。变化的只是工作形式,我们始终都会有工作。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部分人会因为没有继续学习,或者没有继续使用新工具而被淘汰。”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gptnews.cn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https://www.gptnews.cn/1378/
返回顶部